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网文

不要啊啊啊太深了 特别污的小医生(医生)

铃铃……铃铃……现在已经十点多了,在夜黑中,电话的铃声特别的清晰。

苏茉不由得想: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是不是太晚了点?会不会影响他休息?还有就是他妻子不会误会自己吧?电话响了两声之后,那端就马上接听了。

“喂?”随后那端就传来了一道低沉的男音。

再次听到他的声音,苏茉一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紧张和无措,张了张嘴巴,竟然难以启齿。

“苏茉,是你吗?”半天没有听到这端有人说话,那端的声音显然有些急切。

“浩然,我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烦你,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苏茉其实心里很愧疚,每当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她就又想到了朱浩然,她感觉自己还有些卑鄙,总是麻烦人家,但是却给不了人家任何回报。

没等苏茉把后面的话说完,那端的朱浩然便沉声道:“什么事,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这句话让苏茉的心暖融融的,这么长时间的憋屈在这一刻让她终于又感受到了一抹温情。

苏茉的鼻子一酸,真的想哭,但是这一次却是感激和感动的泪水。

“我想要一张明天梁氏集团年会的请柬!”苏茉赶紧说。

听到这话,那端的朱浩然沉默了一刻。

苏茉认为可能有点让他为难,便说:“你是不是没有办法?”“你要的东西我上天摘星星都会送到你的手上,只是你要梁氏集团年会的请柬做什么?你明天想去参加年会?”朱浩然问。

不要啊啊啊太深了
不要啊啊啊太深了

朱浩然霸气的回答让苏茉有一种被捧在手心里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却是让她心里很不安稳,因为这种呵护应该是给方慧的才对。

她在心中发誓:这次之后她真的会远离朱浩然,不能让方慧心里有一点的别扭。

但是又感觉有点对不起朱浩然,所以心里异常的矛盾。

“是的。”苏茉点了点头。

那端又沉默了一刻,才说:“你去年会是不是和叶明远有关系?”见他又猜对了,苏茉只能表示默认。

朱浩然见苏茉默认了,语气便有些急切。

“那个叶明远到底在搞什么鬼?现在和那个梁慧茹走那么近,他考虑过你的感受吗?我真想去教训他!”听到这话,苏茉赶紧说:“我和叶明远的事情你不要插手,就算我求你了,我只想让你替我搞到一张明天梁氏集团的请柬!”苏茉听到朱浩然似乎深呼吸了一下。

“他毕竟还是你的丈夫,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请柬我会帮你搞到,你现在哪里?”“叶家别墅。”苏茉回答。

“明天上午十点钟我去叶家别墅门口接你。”说完,那端就挂了电话。

“哎……”苏茉还想说什么,都没来得及。

接下来的夜万簌俱静,苏茉躺在这张曾经和叶明远绵缠无数次的大床上,彻夜难眠,心里既有对明天的无措,也有如今的哀伤,还有就是想念乐乐,她还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一个晚上那么久……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