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私房情话

打了三个字lkw 污的下面流水的黄短文

雍博文已经半年没有露面,据小道消息,很有可能是在地狱出了什么事情,以至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异域开发殖民,总是伴有这样那样未知的风险。

当年俄罗斯开拓妖界,与诸妖国打得头破血流,最终也没能在妖界立足,唯一的成果不过是妖界同意开放门户,进行互市,而且出入的主导权还在妖界手中。

雍博文深入地狱,基本上占据了整整一层地狱,摊子铺得极大,出点什么事情都是很正常事情。

可这件事情公司方面瞒得很紧,以逄增祥这种大股东兼重要项目执行人,也打探不到任何一点官方消息。

不仅逄增祥,基本上除了公司那帮子高层经理外,别说股东了,连基层员工都不清楚。

当雍博文连续三个月没有出现,尤其是鱼承世尸体返乡他都没有参加,只有艾莉芸代表他出现的时候,这种猜测就已经成为不是秘密的秘密了。

正常情况下,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公司方面至少应该发个声明以稳定人心才对。

可公司方面却始终保持沉默,只是进一步加快了地狱殖民战,在短短时间内完成了原本预订一到两年才可完成的火树王朝征服战,彻底将整层地狱纳入公司殖民范围。

这样一块肥肉引得许多人垂涎欲滴,尤其是那些有野心的参股公司或是地狱之门的人。

鱼承世死了,雍博文失踪了,这块肥肉在某些人眼中,简直就好像是已经上桌的美味,只需要一下筷子,就可以挟起来,美美的吃掉。

打了三个字lkw
打了三个字lkw

很是有些性急的人不自量力地向公司伸出手,打算先下手为强,在其他人有动作之前,先抢他最大的一块。

比如李木子。

这位春城法师协会执行理事,在与雍博文的合作中,立场一直摇摆不定,绝不是像逄增祥这般坚定,一有风吹草动就坐不住屁股。

当初地狱战事不利,李木子第一时间就想撤资逃跑,又舍不得投下的钱,在雍博文拿出收购案后,第一个卖掉了自家在地狱的工厂。

结果等到公司大获全胜,李木子一下傻了眼,又舍不得地狱丰厚的利润,便厚着脸皮找鱼承世,找逄增祥,找顾西江,找祈萌萌,只是实在没脸直接找雍博文,找了这么多人说和,又许诺下了许多条件,再加上雍博文面子矮,就直接把收购他的厂子折价做为入股,只是张晶晶看不惯他这副德性,具体操作的时候,狠狠坑了他一笔,还把他直接排除在可能的核心权益之外。

这让李木子很是不忿,但形式比人强,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毕竟成为公司股东也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情。

不过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都不用三十年,才几个月的工夫,形式就出现重大转折变化。

依照协会规定,涉及核心术法机密的公司业务需要由协会蓝徽以上的高级会员主持日常业务,若原主持者因故三个月以上不能经营公司,需向协会提交申请,转让经营管理权,当然申请关闭也可以。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