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私房情话

老师你流了好多水好湿润 和女儿恋爱肉

时下,已是六月,淅淅沥沥的梅雨季过后,江城正式进入了酷热的夏天。

这天是六月五日,午后的阳光有些炙热。

金家后花园里,枝繁叶茂的葡萄架下,金父正躺在竹制躺椅上闭目纳凉。

看似是在纳凉,实则他是正沉浸在漫无边际的思绪中。

自打一个星期后探视过罗秀梦,金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常常独自失神发怔,有时候一个人可以在花园里或者书房里一坐就是大半天。

金锡俊最近正在忙着和帝爵谈合作以及未来规划的事情,早出晚归忙得很,而且他在家的时候,为了不让他担心,金父便强打起精神尽量不让他看出任何异样来,所以金锡俊也没有发现老父亲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家里的管家以及小佣人又都以为金父这般,是因为白小姐和若若搬走了而情绪低落,便也没有十分放在心上。

就在金父苦思冥想得过于劳累正要浅浅入睡时,放在小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他猛地睁开眼,伸手拿起手机,微眯着眸子看到手机屏幕上闪现的来电时,紧揪的眉心瞬间舒展开了一些。

水心!

伯父,没有打扰您午休吧?听筒里,传来白水心温婉柔和的嗓音。

没有没有!尽管只是一通电话,却足以能让心事重重情绪低落的金父心情大好,我正在花园里纳凉喝茶呢。

伯父,明天您有时间吗?我和瑾辰想邀请您和学长吃顿便饭。

和女儿恋爱肉
和女儿恋爱肉

我一个闲赋在家的老头儿,什么都不多,就是时间多得很。大概是许久没有见到白水心了,金父总是不舍得尽快结束通话,能多聊一个字就多聊一个字。

那明天下午四点,我让司机过去接您。

不用这么麻烦。你把地址告诉我,明天我让司机直接送我过去就行。

那好吧!而后白水心报了酒店名称给金父,又叮嘱了他几句要注意身体之类的话便挂断了电话。

通话结束后约莫有十分钟,金父脸上由始至终都一直保持着慈爱的笑,仿佛白水心就坐在他面前同他聊天似的。

暗暗叹了口气,金父脸上的笑意越渐消散——到底还是他想多了!

那个镌刻着天佑泰安的金锁片虽然罕见,但是也不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而且那天从监狱回来,他问了锡俊,水心的生日是几月几日,锡俊说是六月六日。

他清楚地记得,他离开家乡的前一晚,是十月二十八日——算算时间,水心出生的时间比他女儿早了近三个月。

大抵那个金锁片真是巧合中的巧合!

心下百转千回一番,金父像是猛然想到了什么,遂又拿起手机,摁亮了屏幕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日期。

今天是六月五日,明天就是水心的生日了!

这个丫头

金父微微摇下头,遂拨通了司机的电话,让他备车等会送他去市区。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