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私房情话

两根硕大挤进她的 自从打胎后抑郁了怎么报复前男友

他沉着脸,一把将我扯到身侧,仿佛我是他怒其不争的晚辈。

“大半夜的用这种破理由来骚扰前女友,真替你害臊。”

洛总背对着光亮,昏暗笼上了他的容颜,让整张脸阴郁却霸气。

“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吗?我警告你,舒华不是你能玩得起的!”

“有钱没什么了不起。”洛总单手插在裤兜,厚唇轻弯半弧,轻蔑道:“但把别人肚子搞大又回来找前女人,还真不是男人干的事。你说你站在什么立场说这话?”

曾伟华一时哑然,却仍想争辩什么,最后蹦出一句:“多管闲事!”

看着他眼底的哀伤与愧色,我的心没出息的抽了一下。

他幽幽地望向我,“我不信你不再爱我了。”

我笑了,黑暗锁住了晶莹的泪花,“爱是什么?是忍受你坐拥别的女人尽情宣泄再回来跟我忏悔?是等着别的女人跳到我跟前说你跟她有多快活,然后在你面前强颜欢笑吗?曾伟华,我天真但我不傻。在你睡到别人床上去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会有今天。我年舒华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如果你还记着这四年我对你的好,如果你对我还有那么一点歉疚,就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千恩万谢。”

一个月前的冷漠与决绝如在眼前,如今一副旧情难忘的痴男模样,我从前居然没发现,你的演技已经如此炉火纯青。

自从打胎后抑郁了怎么报复前男友
自从打胎后抑郁了怎么报复前男友

曾伟华帅气的脸抽动了几下,薄唇轻启:“对不起……”

我立即做了个stop的手势,冷然如冰:“别啊,对不起说多了就不值钱了。”

他点点头又不甘心:“之前定做的水晶钻……”

“你卖给别人吧。”我苦笑,那是五个月前他特地定做的一对,上面刻有我俩共同的名“华”,如今却成了最大的笑话。

他眸底哀怨,声音却充满怨恨,“别跟有钱人走太近,你不是玩得起的女孩。”

我神情木然,莫名其妙。真把我当自己人护着,早干嘛去了!

****

好不容易送走一尊佛,回头却见他勾唇哼笑了一声,眸底盛着鄙夷:“都分手了还留着人家的钥匙,到底是他骚扰你,还是你暗示他!哼,自己不检点,怪不了别人。”

“那是你们男人永远都不懂的世界。”我忍不住回嘴,“他是我初恋,我四年最美好的青春都跟这个人绑在一起,怎么可能一刀砍掉?不过那绝不是等他回头!像洛总这样高高在上的人,自然不会再记得初恋的滋味。”

他嘴角倏然一抽,眸光如刀剜了我一眼,我心头一震,默默的看着他阴着一张臭脸稳步离去。

当时又怎会知道,那样的话无疑在他心头戳了几刀。

发动机的声音逐渐驶远,我开门禁踏着寂静的楼道,失魂落魄的上楼。声控路灯映照着我孤独的身影,一阵悲凉浮上心头。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