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网文

民工强校花 三个老头玩h文

在医院里,手术室里的灯一直开着又关着,而季舒雅姐弟们的心一直伴随着这盏灯,安静的可以隐约听到他们的心跳“扑通,扑通,扑通”

他们一直盯着手术灯,心里也很复杂,他们的表情都是呆滞的。

林静浩一直抱着她的肩膀在她身边,希望能让她不难过。姐妹俩手拉手,两人十指相扣,一直在为父亲的手术室祈祷。

在纪舒雅的心里,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男人,有两个已经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命在旦夕,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她的父亲不久就回来了,但是她不能忍受第二次离开她和她哥哥的打击。

倒吃樱桃污
小黄文短篇啊(图文无关)

眼泪已经从眼角离开了她,林静浩给她擦眼泪有些来不及,干脆就让它留下来。

吉书雅的心几乎要崩溃了,只有一根弦在绷紧,因为吉天阳还在手术中,直到吉天阳被介绍到那一刻才会断。

手术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感觉就像从早到晚,但没有人知道他们饿了什么,也没有人有精力或心脏去关心他们是否饿了。

>的手术让吉舒亚和吉舒利两人精疲力竭,也让主治医生心泪枯竭,医生大汗淋漓,一直在汗水中滴落,护士擦拭,最后大家都深呼一口气。


张小凡李琳琳

医生做完“大工程”之后,这个人都快要瘫坐在地上了,喘着气说“你们把伤口缝合做一个收尾就结束了。”说完给自己擦了擦汗水。

副主刀医生过来递给他一只手,医生借力站了起来,摇着头说。

“这个手术真是我当医生这么多年见过病情最严重的一个病人,他是怎么一直坚持这么长时间的,这个手术做的真的太不容易了。”

“不过总算是结束了,我们可以收尾出去了,做完这个手术你好好休息。”两人开始洗手准备出去。

手术室外面,手术灯突然熄灭了,这熄灭的灯光让吉叔雅姐弟二人的心一颤,吉叔雅的心仿佛要停止了跳动。

一分钟后,灯灭了,护士打开门,身后的医生和护士把季天阳推出来,季树理立即冲上前。

“医生,我是家庭成员。我父亲现在怎么样了?他是好的吗?季树理的语气有些焦急,又有些激动,一直握着医生的手,摇着他。

>在一旁的护士看到季树理情绪如此激动,纷纷上前给他开门,季树雅和林景豪也上前拉住他。医生也让他平静下来。

“家庭首先应该冷静下来。我们正在尽最大努力抢救病人。我们救了他之后,他还有一口气。

听到这个让人难过的消息,纪舒离有些不敢相信,生气和绝望的拽着医生,有些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医生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父亲,我还没有来得及孝顺他,医生,医生。”他的手牢牢抓着医生的衣服,语气渐渐地有些绝望了。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