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网文

女友轮流play车 桌子底下舔吊的母亲

顾文雅看到正在马厩里的傅军模拿起浑身是血的安宁发疯似的跑到急诊室,就连半路上她也被他打了,他没有阻止的意思。

他脸上的困惑和眼睛里的困惑被她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刚才,她刚刚知道之前安凝那贱人根本就没有被轮,上她的人是傅君墨!

甚至就连她刚刚生下的那个孩子也是傅君墨的种!

顾温雅捏紧了手里的手机,心里的不安让她再也忍不住,跑到医院的角落里给那久不联系的人打了一通电话过去。

“那么,为什么我们的顾老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呢?”又痒了,要我停止为你发痒吗?”

伊霜的樱桃
林天羽(图文无关)

电话那头的人只是接了电话,听到了男人轻浮的声音。

“告诉我,你手下的人有恢复记忆的吗?”顾文雅的声音很小,好像怕被人听见似的。

“你什么意思?你这是不相信我的能力?”

顾温雅自然是相信他的,否则她现在也不可能爬到如今的位置。

只是,傅君模这分明是对安宁还是感觉!

“你知道,我的催眠状态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打破,别担心。”那人的声音含糊不清。“我们很久没见了。嗯?”


校园很污的文章

“我下面可是想你想的紧啊。”

古文雅在得到他们想挂电话的答案后,只要对傅君模的记忆不会出现任何问题,那么她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它只是…

傅君墨现在的态度让她很不安,她必须,必须要让安凝彻底的离开这个世界!

所以,她必须死!

顾温雅重新拿起手机,给之前的那一帮人打了电话过去,“喂,龙哥啊,今晚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喝一杯啊?讨厌,人家想你了嘛……是啊,我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想你呢……那好,就今晚见啊。”

顾文雅收起手机,眼底横过一片狠毒的意味。

在离开前,她特意看了看四周,在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后,方才整理了一下衣物,转身离去。

只是,她没有看到,她走后,身后的墙后,傅欣然从那里脸色苍白。

傅欣然只是想找古文雅,却没想到听到这些……

她的脑子一片混乱,脑袋里发出一声尖叫,头痛欲裂,恨不得撞到墙上去。

有什么问题……古文雅,这个古文雅,和她记忆里的不是同一个人……

傅欣然慌乱地离开,她想弄清,一切事情,她都一一去查!

安凝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当她醒来,看到一脸怒意的傅君墨后,她就知道,她还没死成。

“你还真是不知悔改!”傅君墨一把抓起刚苏醒过来的安凝,他的力道就好似要掐死她一样,“你为什么还要叫人去温雅?!昨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吧?为了套住我,你竟然下血本!安凝,你果然该死!我就不该对你心软!”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