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网文

热屄的小说 啊啊你好了吗

一进门,云,夏二人就脚底抹油准备开溜了,可是江承景怎么可能让他俩得逞,他悠哉哉,冷冷开口:“怎么,一个都不准备交代一下的?”

前面迈开步子的两人,只好齐齐停住逃跑的步伐。

“都给我坐下!”江承景命令道。

云,夏二人大气不敢喘,只能乖乖听话,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谁叫他们有错在先,拿了江老大的邀请函出去疯呢。现在人家要兴师问罪也是师出有名,小夏单纯是这么想的。

结果他家老大压根没提邀请函的事,而是直接质问云思缪:“你他么想见沈明礼想疯了吗?做事这么没分寸,说都不跟我说一声就自己跑去N大,万一跟陆鸣远打照面,你准备干什么?嗯?”

“我能干什么呀!我手续缚鸡之力的!”云思缪夸张地说。

江承景听她这说辞,心里“呵呵”一声。

云思缪接着说到:“而且我有带面具呀,在台上我也没发言,不信你问夏洛克。”

“那么多年了,即使我真在台上说话,过去那些人应该也听不出是我吧……”

“哼”江承景冷哼一声以示回应。

夏洛克不明所以,但还是决定要帮云思缪说上一说的,毕竟他俩现在是同穿一条裤子的情谊。

“嗯,嗯,老大,我可以作证,Miu今天的确装得挺神秘的。”

云思缪狠狠白了夏洛克一眼,什么叫装得挺神秘啊,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夏洛克眼看江承景好像并没有打算追究“邀请函事件”的样子,继而心又大了起来,开始他的碎碎念,

啊啊你好了吗
啊啊你好了吗

“老大,你刚说的沈明礼,陆鸣远是谁啊?为什么会有你认识而我却不认识的人呢?再怎么说,都是我和Miu认识的时间比你和Miu认识的时间长啊……”

吧啦吧啦,说个没完。

“你还真自信!”江承景不和他多废话。夏洛克说一大段,他就回他一句。

可这丝毫不能削减夏洛克聒噪起来的热情,他又开口吧啦,:“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谁,但是!’明礼’这个名字,我今天是第二回听到了!他是什么重要人物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没有和刚刚提及的陆鸣远一样,出现在今天的晚会上呢?”

“哦?谁还跟你提起沈明礼了吗?”江承景饶有兴趣地发问,瞟了一眼云思缪,云思缪直接无视他。

夏洛克见他有兴趣打听,十分狗腿地开口:“喏就是Miu啦,今天在学校有遇到一位沈姓大叔,Miu有提到关于’明礼’的话题,还亲切地称呼对方’明礼哥’呢~”

夏洛克最后故意拖长尾音,嗲声嗲气。

云思缪实在看不下去他阴阳怪气的样子,当即打断他,“你蛇精病啊,我哪里有像你这个样子讲话,你还有完没完了?今晚,Kingsley显然没有怪罪我们的意思,还不识相点,赶紧洗洗睡吧!”

<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