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私房情话

污污小说肉多 好污小说片段

“郁翻译。”

郁葱话音刚落,封胤抬眸,面庞矜贵清冷的他,连叫一声她的名字,声音都像是淬了冰。

郁葱心尖微微一颤,点头。

“我对你的私生活,并不感兴趣。”封胤言简意赅。

言下之意,不管是否是他送她去的客房,此刻都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了。

而她说再多,都是废话。

郁葱抿了抿嘴角,“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是我失言了。”

说完,她又望了一眼封胤。

他没有掀目,不为所动。

郁葱眨眼,便沉默着,打算离开书房。

“虽然我并不关心郁翻译的私生活,但,还是请你注意些好,太混乱了势必会影响风气。”

郁葱才刚转过身去,身后的封胤却冷不丁开口说了一长串话。

难得惜字如金的他没那么吝啬,可说出口的话,却是字字诛心。

他说她私生活混乱……

郁葱笑了笑,笑得灿烂明媚。

她扭回头来盯着封胤,一字一顿道,“既然总统先生聘请我过来的时候连面试都省了,那么说明冥冥之中我们有某处总是比较投缘的。”

比如……私生活。

说她的私生活混乱,可他的私生活也好不到哪儿去。

否则,七年前,为何对她作出那般不耻之事?

封胤掀起眼帘,如同黑曜石般的一双深目凝视着郁葱。

她这话,明显有话外音。

胆敢在他的面前如此理直气壮且绵里藏针的,她怕是第一个。

好污小说片段
好污小说片段

“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郁葱偏偏头,公式化的笑容极其晃眼。

郁葱终归还是有几分头疼的,有脾气的她找庄园里面的医生重新拿了药,吃下之后便躺到了床上。

她模糊记得昨晚是有个男人将自己抱上楼的,隐约觉得是封胤,所以她才追问他。

可封胤的态度告诉她,即便昨晚的人是他,也根本不值得她心存任何感谢。

她害怕雷雨夜,不就是起源于他么?

睡了一觉醒来,郁葱感觉好多了。

看向窗外,已是黄昏。

她推门打算下楼,刚走到楼梯拐角,便听到封子煜在叫妈妈。

她心头微顿,微微探出头去往正厅里面看。

封子煜扑在舒文蔓的怀里,声音像个小精灵一样,除了欢笑声,剩下的便是一声一声的妈妈。

郁葱眯了眯眸,不自觉手便覆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妈妈,你明天还会来看我吗?”封子煜问。

舒文蔓将他抱在怀中,温婉地笑应,“妈妈呀,一旦抽出时间来,就会来看你的。”

“妈妈上次也是这么说,还不是一样过去了一个多月了才过来吗?”封子煜控诉。

郁葱拧了拧眉。

一个多月……

她分明就住在庄园里,可竟然和孩子能分别一月有余。

若换做外人看来,她就像是被离婚的妻子,得靠男方给出探视孩子的时间一般。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