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私房情话

下面好大受不了了 关于孤独的诗歌自创

再也忍受不了难过挫折的心情,她抱膝蹲下身低头把脸埋膝盖间,又拨号,还是关机——她将那个烂东西丢在地上泄愤,随即双手抱住膝盖,低声啜泣起来。为什么要这样惩罚她的任性与自私?不管自己怎样也是因为在乎他,她爱他啊!她只是希望能够成为对方心襄那个独一无二的唯一,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她?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巷口方向传来熟悉的稳健的脚步声。“你在做什么?”低沉好听男音慢慢地接近,她当场楞住,下自觉地仰首,路灯下,一个修长的人影站在她前方。

“煜。”她泪眼婆娑地唤他。江煜远叹口气,上前伸手将她拉起。“不要蹲在这裹。”

楞楞地望著他比平常冶漠的脸,她好像忘记言语般,不知该说2什么。他看著她嗫嚅的表情,称稍放柔脸色。“你等一会儿。”他举步离开,她一急,从背后拉住他的的袖子。道“你手机为什么关机?”

他微微侧首凝睇,低缓道“我现在心情很乱,不想被影响。”他被她影响很大,今天争吵过后他一直气恼,想努力工作却怎么也不能投入,索性请假整理心情!她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毛头小子那样急躁不安!谢子禾低著头许久,慢慢地抬起手,握住他的掌心,跟著往前走一步,然后,把脸靠在他的肩膀上。她小声地哭“我不想跟你吵架,我现在好难过。我是因为太在乎了,所以……”

关于孤独的诗歌自创
关于孤独的诗歌自创

“江。”一声清爽的女音在他们身后传来。看见尾随他身后的人时,谢子禾声音霎时梗在喉头,原本红润的小脸,不知何时,竟褪了血色,变得格外苍白,她不可思议地看向来人“她……”

“没错,她是晓娣。”江煜远很慎重地介绍。

“你好。”付晓娣礼貌的朝她颔首,当作打招呼。黔禾紧揪住他衣袖的手关节泛白,怔仲间,他们的身形开始模糊。她……怎么会出现?

“你先回去吧,我今天有事要跟她谈。”江煜远注意到她的失态,明白自己的行为对她的冲击不小。可是无法避免,他势必要得到一个答案。

“为什么要带她来这,来你的公寓?”来他们昨晚还腻在一起的地方?”

为什么他的态度一下就变了,冶冷淡淡的,失去了以往对她的耐心与温柔。站在他面前却觉得两人间的距离,突然变得好远好远……

“这位小姐,江只是要帮我一个忙,你不要误会。”_

可是谢子禾甩都不甩,蕴含了些许恼怒望著显得被动的江煜远。

江煜远接收到她眼裹的不信任,能感觉到,耐心正一点一滴的流失。

付晓娣看出来他们关系的紧张,连忙说“你们慢慢聊,我先离开。”转身离开却叫江煜远捉住手腕,“你留下。”

“让她走。”谢子禾几近蛮横地要求。

1 2 3 4 5 6 >